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志峰 > 全球金融危机或已见底

全球金融危机或已见底

就在3月初人们还在谈论金融海啸第二波的时候,随着美联储推出直接购买国债等数量宽松货币政策、公私合伙购买银行“有毒”资产计划,以及G20会议后全球联手救市的空前团结,金融机构的混乱局面已得到有效控制,经济基本面出现了程度不一的回暖现象。特别是花旗、美银、富国、高盛等银行一季度盈利的消息稳定了人们的恐慌心理,而住房开工率、销售止跌回升、以及失业率上升趋缓、消费者信心指数和采购经理指数的回升也表明实体经济下滑局面已大大缓解。

我曾撰文将本次金融危机的演化可能性分为四阶段:即次贷危机、金融危机、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并且明确指出目前正处于金融危机向经济危机转化的阶段,经济危机与社会危机是否真的发生、以及继雷曼兄弟破产引起金融海啸第一波之后的第二波海啸能否真正发生,则取决于美国能否将花旗、美银等“巨无霸”摇摇欲坠、趋向破产的状态迅速稳定住。事实上在花旗银行股价于3月5日跌破1美元至97美分,带动道琼斯指数跌至6500点时,已经构成了对金融市场的严重冲击、投资者显得非常惶恐,金融海啸“第二波”已经是箭在弦上、一触即发了!

而恰恰是这种危急状态大大加快了美国决策层痛下救市决心,尤其是美联储宣布将直接购买房利美等机构债券和房产抵押债券8500亿美元、并且直接购买长期国债3000亿美元之后,华尔街的恐慌心理迅速稳定下来!随即推动美股反弹,在4月2日G20会议取得超预期成果后,股市连续拉升,至本文写作时间即4月14日晚间10点29分,道琼斯指数7984点,花旗银行更是升幅惊人达到每股4.39美元。

目前金融市场已基本稳定下来,大型金融机构破产事件不会出现,至少政府不会允许它们破产了,因为真的是“太大而不能倒”了!而我们原来担心的东欧金融危机也有望稳定下来,因为G20已经给IMF新增了10000亿美元可用资金,使得这些国际金融机构有较充足“弹药”帮助东欧国家的政府稳定本币贬值和支付危机。因此,在欧美大型金融机构和东欧危机国家得到稳定之后,尤其在银行机构间渐渐恢复信用、信贷紧缩局面有效缓解后,现在基本可以说全球金融危机已经见底了,金融危机继续演变为经济危机、社会危机的可能性或许已被切断。

对此,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说“数据表明美国经济快速下滑的势头已经趋于平缓,这(指平缓)正是走向复苏的第一步”。是的,自去年9月15雷曼倒下至今年3月初的花旗危机,我相信这半年多时间伯南克一直有如在地狱中备受煎熬,但随着富国银行公布一季度盈利30亿美元等利好消息,这位华尔街的“最后贷款人”现在可以略微松一口气了!金融危机确实是伯南克这位“大萧条”理论家最好的试金石,他是弗里德曼货币主义的信徒,相信美联储在30年代“大萧条”的货币紧缩是导致危机不可收拾的主要原因,这次轮到他来主掌联储救市的方法就是开动印钞机,向市场大肆释放流动性,即使在银行将流动性“窖藏”、市场信贷继续紧缩的时刻,伯南克也未曾放弃他的信条,而是更坚定地继续注入资金,乃至最后宣布直接买入国债,致使不到半年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就膨胀近3倍!现在“飞机上撒钱的伯南克”终于看到了冰封信贷开始消融的信号。

尽管如此,天下并非从此太平,金融市场依然脆弱,标示实体经济冷暖的失业率数据在一段时间内还会小幅攀升,受惊于金融危机的人们将继续紧捂钱袋增加储蓄压缩消费,因此冰封的信贷虽然开始融化,但“融雪”阶段的实体经济温度短期内甚至更低,“气温”依然寒冷,由于滞后效应,指望实体经济从此阳光灿烂非常不现实!

而且最令人不安的是通用汽车又起波澜,在得到美国政府134亿美元救助资金后,由于推出的重组方案得不到认可,美国政府已“威胁”通用汽车准备“外科手术式的破产”。这又是一个新词!其内涵意味深长耐人寻味,我们无从知道什么样的破产才是“外科手术式的破产”,或许它的真正用意就是既允许通用破产又不至造成新的动荡。但能不能设计出这样“两全其美”的方案是令人怀疑的,我们希望美国财政部不要再犯允许雷曼破产的错误。

然而种种不确定的存在并不影响对金融危机见底的判断,我们相信美国政府在最后时刻不会允许通用汽车破产,或者是通过“外科手术刀”成功解除这颗引发金融新一轮动荡的定时炸弹。如果将金融危机见底比作数九尾声的寒冬,此时时刻,我们可以借用雪莱的诗句:冬天已经来临,春天还会远吗?



推荐 14